平行世界的美丽仙境(未完成)

我在这艘豪华渡轮上已经呆了三个月,我喜欢这样的感觉,喜欢观察每一批不同的旅客的面孔,喜欢与他们结识并倾听他们每个人的故事,喜欢海上的阴晴圆缺、暴雨天晴,喜欢游走着不同的航线,像是能看到每一位乘客的宿命。我还喜欢二层的宴聚厅角落里的那台可以释放灵魂的钢琴,喜欢在夏日的午后轻轻地触摸着琴键,感受阳光透过椭圆形的船窗照进这片角落的惬意。我感觉已经与这艘船融为了一体,感受身边的一切已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我静静地看着窗外踱步的乘客,忽然看到一个优雅的女孩停住了脚步,像是在寻找着一位亲人或是朋友。她的侧面是那么的轮廓分明,精美的五官,娇柔的面庞,头戴着一顶时尚的红色礼帽,精心编织的发辫自然的垂在背颊,蕾丝的花边领可以想象身穿一件复古样式的修身长裙,纤巧的耳坠轻轻地悠荡着,在船窗的映衬下,俨然一幅少女的肖像。挺好

刹那间,我好像被闪电所击,一见钟情那句成语突然有了特别罗曼蒂克的意义。可是在十几秒后,她却消失在我的视线,我找遍船上所有的角落,却再没有见到她。

我是个爱做梦的人,也许因为我觉得梦中发生的事情才是完美的。但其实恰恰相反,我的梦境总是那么的荒诞离奇,总是那么的支离破碎。有人说,梦境中也许是自己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发生的事情。真要命,我的平行世界得是一个多么复杂得多维空间啊。看来那边天天都在发生着不可思议得超现实故事。

我很喜欢超现实,超现实得世界不会因为贫穷而限制了想象空间。记得大学的毕业论文是写关于超现实主义的课题,那个时期,甚至现在,还是会对布努埃尔、达利等代表人物有着一丝的敬畏。仔细想想,我的每一个梦都是那么的超现实。大约在几年前,我曾经14个月不间断的记录过我曾经做过并可以记录下的梦境,大约记录了100多个。最终,我选择了放弃,因为当我清醒后,感到是那么的失落。它是那么的易逝,那么的短暂,平行世界离我太遥远了。

几年过去了,当我偶尔再翻看昔日的笔记,面对那些记录的关键词句,我自己都觉得不知所云。我忘记了,也许是我选择了忘却。人都会有遗忘的一天,记住又能怎样,也许忘记过去会更快乐一些。

我决定下船,像每一位经历的乘客一样,去往下一站,去往一个新的目的地。

第一次去西伯利亚的时候,在去乌兰乌德的火车上我认识了娜杰塔。火车上的俄文提示让我一头雾水,通过指引才找到了自己的座位。火车很空荡我看到一个女孩很休闲的坐在靠窗的位置看书,金黄柔顺的头发扎成一束马尾背在脑后,白皙的皮肤,标致的俄罗斯女孩的五官,很是漂亮。她抬起头和我对视了一下,看我很茫然的不知行李箱该放哪的时候,很热情的边说边起身拉开座位边的卡拴。原来座位下是可以放行李的。当然她说的我一句没听懂,但我们马上切换到英语模式,就这样我们很自然的聊了起来。我们对彼此的国家、文化艺术、生活方式、城市民俗都很感兴趣。自然一路确是毫无寂寞。

-我:我最近突然喜欢上了钢琴,喜欢钢琴弹奏出的那种华丽和优美。
-她:哦,是的,我也很喜欢,尤其是贝多芬。她的情绪是那么的容易让我产生共鸣。
-我:没错。我想起了《缺席的人》,你看过吗?我很喜欢,配乐也很好听。
-她:是的,贝多芬的Pathetique No.8 C Minor。
-我:你会弹吗?
-她:一点点,第二乐章,舒缓的。

她看了看窗外。午后的阳光透过高耸的树林洒进车厢,车厢里很明亮,暖暖的。

-她:当然,科恩兄弟的那部影片我也很喜欢。可惜艾迪的结局不太好。
-我:也许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宿命。外星人会带走他的。你相信有外星人吗?
-她:Mmm,也许是旅行者1号。

我们相互对视一笑。

她说以后有机会还想去花神咖啡馆坐一坐,去感受夏日浓浓的浪漫气息,去体会或长久或短暂的新奇。她说也许在那个时刻可以理解萨特和波伏娃之间的契约式爱情,但确是感动萨特死前对波伏娃说的那句话。“我非常爱你,我的小海狸。”

临下火车的时候,她说很高兴认识我,并给我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和邮箱,她说这段时间住在那里,但要马上上班不能继续陪我。我既感动又兴奋,我们在车站互相Say Goodbye后,她便消失在了这座陌生的城市。我们没有再联系,我想毕竟我们在不同的国度,经历过就是美好,我们只是生命过客。

也许是西伯利亚的这座城市对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,一年后,我决定再重温故地。我想起了娜杰塔给我留下的电话,并在飞机刚降落伊尔库茨克便给她打了过去,但没有人接。在130大街的一家旅店收拾完行囊,我随便在附近找了一家比较清静的小馆吃点东西,饭馆里播放着Pink Floyd的迷幻歌曲。这个是我很早就喜欢的乐队之一。饭馆人不多,馆内装扮的很有特色,英俊的服务小生也不会刻意的打扰顾客。这也许是我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。

当我快吃完的时候才意识到我的手机已经没电了,我想给她再打个电话。我走出饭馆正巧发现旁边就有一个公用电话亭,我再次拿起电话拨通她的号码,仍然没有人接。

饭馆里播放着一首熟悉的歌,声音不大,但这个时刻却感觉已响彻整条幽静的街道。

[音乐2]

i got a little black book with my poems in.
got a bag, got a toothbrush and a comb.
when i’m a good dog they sometimes throw me a bone.
i got elastic bands keeping my shoes on.
got those swollen hands blus.
got thirteen channels of shit on the tv to choose from.
i got electric light,
and i got second sight.
got amazing powers of observation.
and that is how i know,
when i try to get through,
on the telephone to you,
there’ll be nobody home.
i got the obligatory hendrix perm,
and the inevitable pinhole burns,
all down the front of my favorite satin shirt,
i got nicotine stains on my fingers.
i got a silver spoon on a chain.
got a grand piano to prop my mortal remains.
i’ve got wild, staring eyes.
and i got a strong urge to fly.
but i got nowhere to fly to… fly to… fly to… fly to.
ooooo babe,
when i pick up the phone,
there’s still nobody home.
i got a pair of gohill boots,
and i got fading roots.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