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俩没有明天

-“你不想和我独处吗?”

-“我觉得我们一直在独处。”

我承认从我而立之年后,我慢慢地发现我越发趋向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,就像是新浪潮时期的戈达尔和特吕弗之流。他们生性如此,我却似乎是被他们所感染,确切的说是被他们的电影所感染。我算是电影重度患者吗?不知道。也许不算。我只是看我想看的电影,幻想一个假如我是男主角,那也许会很完美。

可惜我却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完美主义者都是寂寞的。她说,“是的,你不是完美主义者,我也不是。但也许存在。”我问“他在哪?”她指了指天空,“看,今晚的烟花多美。”是的,绽放的烟花照亮了夜空,五彩斑斓的颜色透过车窗映射到她的脸上,那一刻,我看到她比烟花寂寞。

我宁愿有一段刺激的狂野的冒险,去追寻曾经失落的自我,去弥补人生的缺憾。在阳光明媚的上午,我以100迈的速度载着她飞驰在通往乡间的高速,我才意识到车里已经宁静了片刻。我对她说:“嘿,Bonnie,要不要跟我去抢银行?”她兴奋地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。

一段未知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,我忽然发现我喜欢在经历中出现的某种未知。这种未知会有效的刺激神经细胞,刺激肌肉组织,刺激感官世界,甚至是荷尔蒙。金属音乐的噪音响彻车内狭小的空间。来根烟吧,我们需要放纵,我们需要迷幻,我们需要麻痹。

这一刻,我们就是雌雄大盗,我们就是逍遥兄弟,我们就是末路狂花,管他明天怎样。

我俩没有明天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